首頁 評論 商界精英

王健林和他追逐的那些目標

2016-09-13 14:44 紅刊財經 趙峰華

“想做首富……最好先定一個能達到的小目標,比方說我先掙它一個億……”華人首富王健林最近對心懷大夢的創業者們說的一句話,引爆輿論。深圳的一名創業者當即注冊了一家“賺他一個億”公司,而“小目標”這個詞估計很快就會為變成某某公司的名字。

對王健林來說,一個億的目標,只是他早上到辦公室上班,然后等到中午吃午餐就能輕松搞定的事。即使放到萬達創始那年,一個億也只是一年的事。走到華人首富這一步,是原本想做將軍、后坐辦公室的王健林彼時并不會預見到的。今天這一切,只是他投身商海且把一個個小目標逐步實現后的一個結果而已。

除了宣講“小目標”,王健林還腳踢迪士尼。實際上,他這是在為萬達文旅業務站臺,也是為萬達轉型造勢。

從軍官到老板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老板”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話,但在王健林身上應驗了。

王健林父親是老紅軍,他也在15歲(1970年)那年投身行伍,不到30歲的他成為沈陽軍區最年輕的團級軍官。那時,他最大的夢想是做一名將軍,戎馬一生。可80年代中期的“百萬大裁軍”讓這位令行禁止的軍官主動轉入地方,在大連西崗區政府做起了辦公室主任。

兩年后,西崗區政府做了一件大事——政府直管的已負債累累、瀕臨破產的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面向全區公開招聘總經理。這一年是1988年,成功當選總經理的人是王健林。放棄“官身”改當老板的王健林,做出這個決定主要有兩點原因,一是從辦公室主任的崗位往上看,仕途一眼看到底,終歸沒有意思;二是政府鼓勵個人致富,他自信憑自己的能力絕不止于成為人人羨慕的“萬元戶”——以平價購買力計算,當時的1萬元相當于現在的255萬元。

可是,他雖頂了個“總經理”的大名頭,其實啥都沒有,沒錢也沒項目,只有公司負債。他全部的手下只有20多個坐慣機關的員工;借用的臨時辦公室和鍋爐房在一起,員工上一天班都灰頭土臉;一輛公司“專車”是區政府淘汰的雙座農用車。于是,他從老戰友那借了100萬把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改注為“大連市西崗住宅開發總公司”,使公司名字變得高大上了一些。他還向朋友“借”指標(當時大連只有3家房地產國企有用地指標),開發了南山住宅項目,這個項目為公司帶來了290余萬元凈利(合現在的7.4億元)。靠著這筆錢,公司140余萬的負債被填平后還有了盈余。

在首個項目進行的時候,王健林頻頻跑市政府,想批地(拿了用地指標還需市領導批準)。一位被找煩了的市領導給他出了一道難題——把大連首個棚戶區改造項目給了他。

棚戶區改造項目一向難做,首要問題是成本。王健林獲得的項目經過核算,一平米改造成本達到1200元,當時大連賣得最貴的房子每平米不到1100元。正是因為面粉貴過面包,在王健林之前有3家國企拒絕接這個項目。當王健林把這個項目帶回公司時,大多數員工也是舉手反對。可他說:“開發公司,只有開才能發,你都不敢開怎么能發呢?”

如果要開發那個棚改項目,新房每平價格必須達到1500元以上。于是,王健林提了一條“開動腦筋,主動出擊主場”,對應當時大陸的樓房沒有明廳,沒有衛生間——縣處級以上干部才允許配置等落后狀況,他要求每戶都要做明廳、衛生間,木頭窗換成鋁合金窗,并加裝防盜門。當項目建成,叫價1580元/平米,1000多套房子在一個月內就告售罄,公司獲利1000多萬元。

沒人喜歡的舊城改造,變成了王健林的搖錢樹,他總結那段經歷只有兩個字“敢干”。

其實,“敢干”的風險很高。因為棚戶區改造項目大獲成功,為了感謝員工,王健林用公費搞了一次慶祝活動,他因此被舉報到市紀委然后收獲了一個“通報批評”。從公司內部來說,公司屬于國企,對混機關混慣了的員工他沒有權任免,為了辭退兩個司機他甚至要以自己辭職相逼才獲得上級的批準。

正是因為以上種種,當1991年大連市獲準代表東三省選3家企業作為首批股份制試點企業,且大多數國企都拒絕“出場”后,王健林站了出來。1992年8月,“大連市西崗住宅開發總公司”變為了“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萬達集團”),完成了從國企到民企的蛻變。

也是在萬達誕生的那年,王健林接了一個政府進行到一半的項目,不巧的是趕上了房地產宏觀調控。銀行貸款因為實行總量控制,很多項目貸不到錢。王健林的項目需要2000萬啟動資金,結果找了十幾家銀行業也沒能拿到貸款。當地政府出于責任,指定一家銀行給予萬達貸款,但那家銀行行長要么拖要么躲,就是不給貸款。窮盡所有方法的王健林,被逼到了破產的懸崖上。最后,在朋友的建議下,他以年利20%的高昂代價發債,才算讓萬達啟動了那個項目,也讓萬達躲過了一劫。期間王健林曾九天九夜沒睡覺,病倒在辦公室。

足球玩家

1993年,王健林帶領萬達集團進行跨區域經營,在廣東設立分公司。因為這在當時沒有先例,他所設的分公司實際是掛靠在別家公司。廣東省特別是廣州,當時已經是房地產開發的重鎮——即便今天依然是。不過,1993年中,國家加強了宏觀調控,炙熱的海南房地產開發瞬間灰飛煙滅,包括廣州在內的全國房地產市場也陷入停頓。

在地產企業要么消失,要么緊縮戰線過冬的時候,王健林盯上了他喜愛的足球。

1994年3月8日,中國第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大連萬達足球俱樂部成立,首任主教練張宏根帶領球隊取得了首屆甲A聯賽冠軍。在甲A聯賽的前5個賽季里,大連萬達俱樂部拿到了4座聯賽冠軍獎杯,一次亞俱杯亞軍,并創下職業聯賽55場不敗的神話。

在那個年代,只要是球迷無人不知大連萬達。那時,在賽場上跑動的萬達球員和在場邊觀戰的萬達老板王健林,常常占據媒體頭條。

王健林在媒體上的突出形象是“有錢”“任性”。1996年,(大)王濤66萬“天價”轉會國安。次年,王健林用220萬的新天價為大連萬達引進郝海東。只要王健林認可,大連萬達幾乎可以買下國內的任何一個球員。

最“任性”的是,1998年9月27日,在足協杯半決賽大連萬達迎戰甲B聯賽“練級”的遼寧男足時,因當值主裁判3次誤判使大連萬達輸掉了比賽,王健林在賽后沖上場厲聲質問主裁判俞元聰。這還不算完,在接下來的新聞發布會上,怒氣未消的王健林拋出了兩句話:“第一,萬達會對本場比賽的執法進行申訴。第二,基于目前中國足球的現狀,萬達在本賽季后將永久退出中國足壇,以示抗議。”這成了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史上最知名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事件。

1999年,王健林徹底退出中國足壇。前后共6年,大連萬達在甲A聯賽留下了4次冠軍和1次中國超霸杯冠軍戰績,成就一代王朝。

直到2011年,王健林巨資贊助中國足球,受邀成為足協顧問后,他宣布3年至少出資5億元人民幣,全面支持中國足球振興。可他依然遠離國內聯賽,奇妙的是,他卻在今年初出資入股西班牙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他這樣做的目的比較純粹,就是為了給在西班牙留學的中國青少年提供發展通道,讓更多的小孩子有更多可能進入高水平俱樂部,進而支持中國足球青少年發展。

奪人眼球的目標

在王健林憤而離開中國足球的那年,中國的福利分房政策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房地產市場化,就此開啟了中國房地產的黃金時期。

邊學邊做的王健林當時已打好了兩個基礎,即品牌和業務的全國化。2001年,萬達集團在10個省市設立了分公司,總資產和年銷售額比照玩足球前的10億元級規模,分別達到百億級。

在那個時間節點上,萬科開始沖擊全國市場。萬達則在思索用怎樣的模式開發好全國市場。最終,萬達的商業綜合體項目——萬達廣場出爐并全國開花。萬達商業綜合體項目涵蓋了商業中心、配套寫字樓和公寓等,其中一些項目出售,部分物業自持。出售產品能快速回籠資金,自持物業可以變成公司的長期現金流。

最初,萬達為吸引商家入駐自持物業費盡心思,他們為沃爾瑪開出了極為優惠的條件才成功引入。之后,家樂福、美國百勝、香港新世界等依樣畫葫蘆,最終成為萬達的鐵桿合作商家。截至2015年底,萬達廣場在全國已開業達133家(當年新增26家),分布在北京、江蘇、浙江、廣東、山東、福建、湖北、遼寧等26個省市,年銷售額達1500億元。

2015年初,王健林明確在用自有資金投資持有萬達廣場這種重資產模式以外,必須推輕資產模式,即萬達廣場的設計、建造、招商、運營、慧云系統、電子商務系統都由萬達自己做,使用萬達廣場品牌,但所有投資由別人出,資產歸投資方,萬達與投資方從凈租金收益中分成。輕資產模式去掉了房地產銷售環節,弱化了房地產形勢、房價高低影響,使收入更加穩定。今年1月,王健林預計2016年新開萬達廣場55家,是去年的近一倍,萬達商業計劃全年營收預計約1300億元,但凈利目標將保持兩位數增長。

實際上,王健林旗下已經在商業地產以外開辟了多個業務板塊,而且都有極富雄心的目標。

2006年時,萬達進軍文化旅游產業;2010年提出國際化目標,即到2020年成為資產1萬億元,收入6000億元,凈利潤600億元的世界一流的跨國公司。而且,到2020年萬達集團的服務業收入、凈利占比要超過65%,房地產銷售收入、凈利占比要低于35%;海外收入占比超過20%。

對于王健林來說,萬達的轉型必然會與其他行業領導者產生直接沖突。今年以來,王健林多次發聲,要讓“上海迪士尼20年之內盈不了利”。這句話的背景是,萬達總投資近700億元、建設兩年多的文化旅游城項目南昌和合肥萬達城項目開業或即將開業。在去年,萬達同樣長周期、重金投入的長白山國際旅游度假區和西雙版納國際度假區開業迎客。王健林在今年初的萬達集團2015年會上就說,今年要“特別把西雙版納、南昌、合肥3個項目做旺”。也是在年會上,他提出“一定要超越迪士尼”,并提出“廣州萬達城要超過香港迪士尼,無錫萬達城要超過上海迪士尼”。

萬達城“包圍”了上海和香港迪士尼,但能不能像王健林所說的那樣擊退老牌國際公司,至少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這以外,王健林還在面對兩大挑戰。

港股萬達商業半年報顯示,萬達商業目前的資產總值約為6947億元,負債總額約5047億元,負債率約為73%,融資成本為56.28億元;萬達商業收入376.35億元,同比增長21.82%;凈利潤61.75億元,同比增長18.48%。萬達商業上半年收入主要來自投資物業租賃及物業管理、物業銷售和酒店經營三大板塊,占比分別為約21.58%、67.26%及7.05%。萬達商業表示,收入的增長主要來源于本期內可租面積和平均租金的提升。其中存在的問題是,租金上漲增厚利潤的做法能否延續下去?另外,萬達商業合約銷售總金額為506.23億元,同比下降17.33%,以及銷售的毛利率為31.14%,同比降低8.38%。如果說銷售額縮減是戰略性的安排,毛利率降低則值得警惕。另外,萬達商業正準備回歸A股,在弱市當頭的情況下,王健林詬病香港市場“價值低估”的問題將怎么解決?

從媒體的關注點來說,王健林為進軍網絡金融成立的“飛凡聯盟”——“萬達、騰訊和百度聯盟”又名“騰百萬”剛剛解體,媒體上有關萬達觀念落后、模式落后、飛凡網頻繁換帥和飛凡APP制作粗糙等問題不斷被提起。總之,不差錢的王健林,在互聯網金融上遇到的困難比機遇多!

2020那個高遠目標就放在那里,首富王健林要達到的目標從來是提前完成,絕不許落后,那么這一次呢?

責任編輯:趙峰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网站